????保存到浏览器我要收藏?分享

赢波游戏管理:与君歌

5.0
  • 很差
  • 较差
  • 还行
  • 推荐
  • 力荐
?分享

赢波游戏管理:剧情介绍

《与君歌》是由欢瑞世纪、悦视传媒、和力辰光、新媒诚品、力天影业、中汇影视等联合出品,刘国楠、赵立军执导,成毅、张予曦、宣璐、韩栋领衔主演的古装青春情感悬疑宫廷剧 。该剧根据作家飞花的小说《剑器行》改编,讲述了身处敌对阵营的双生姐妹程若鱼、仇烟织宿命般重逢,并与“少年天子”齐炎、光王一同卷入朝堂风云,共同蜕变成长的传奇故事 。该剧于2021年8月8日在湖南卫视首播,并在芒果TV同步播出 。唐末文宗年间,宦官专政。唐文宗与王涯、李训、郑注等人设下“甘露之计”,企图诛杀大宦官仇士良,不幸事败。宰相王涯满门抄斩,唯独两个孙女死里逃生,妹妹被紫衣局尚宫程兮收养且改名叫程若鱼,姐姐立志复仇改名为烟织并成为仇士良的义女。七年后新帝齐焱(成毅饰)登基,启用紫衣局对抗仇士良,由此,两姐妹站在了对立的阵营上宿命地重逢了。失忆的妹妹认不出姐姐,姐姐也不认得长成少女的妹妹。为追寻文宗遗诏,性格迥异又势均力敌的两人成为惺惺相惜的对手,而后又成了争锋相对的死敌。当知道自己一直陷害的人竟是亲妹妹时,在复仇漩涡中越陷越深的姐姐,毅然决定牺牲自己拯救妹妹。最终,程若鱼帮助齐焱铲除仇士良势力。齐焱去世后,光王李忱即位,决意励精图治,重振大唐.第1集剧情泰安九年,大兴王朝风雨飘摇,宦官仇子梁专权,兴文宗为了摆脱他的控制,联合李叙,郑禄和宰相王扬共同策划铲除仇子梁的朝露之变,结果李叙和郑禄临时倒戈导致计划以失败而告终。仇子梁带领神才军追杀王扬,王扬走投无路,只好带着两个孙女从密道逃出城外,结果被仇子梁逮个正着,仇子梁当场把王扬射死,两个孙女吓得落荒而逃,仇子梁下令把王扬的尸首带回闹市腰斩。兴文宗驾崩,仇子梁拥立兴文宗的弟弟齐焱登基,齐焱是仇子梁的义子,仇子梁对他指手画脚,齐焱表面上对他言听计从,心里却萌生了除掉他的想法。仇子梁也是阳奉阴违,当面跪拜齐焱,私下里处处对他颐指气使。紫衣局程若鱼武功高强,她一连战胜数人,程玮下一任执剑人的候选人,程若鱼想趁入宫之前出去散心,就和阿妩等人相约去踏青,结果和她们走散,程若鱼就到树林里去找,突然看到一对人马疾驰而来,他一眼就认出为首的是英俊潇洒的齐焱。齐焱看到猎物,即刻弯弓搭箭射出去,羽箭从程若鱼的身边飞过去,她吓得喊出声,齐焱下令把她杀了,程若鱼亮出紫衣局腰牌,并且讲明她是新一任执剑人的候选人,齐焱才放她离开。紫衣局是专门效忠于齐焱的机构,仇子梁对这个机构恨之入骨。之后不久,齐焱下旨封程若鱼为紫衣局第二十三任持剑人,他亲手把青光剑交到程若鱼手里,程若鱼当众发誓不负圣恩,一心一意为国效力。程若鱼一出宫就碰上仇烟织,仇烟织是仇子梁的养女,是将棋营新任掌旗人,她祝贺程若鱼心愿达成。原来,程若鱼来京城的时候,半路搭乘仇烟织的马车进城,仇烟织温文尔雅,始终捧着一本书,程若鱼主动和她搭讪,还分给她零食。程若鱼想请仇烟织吃饭,没等仇烟织回答,仇子梁突然打断她们的谈话,把仇烟织接回家,借下棋之际向她打听和程若鱼相识的经过,仇烟织如实汇报。齐焱派人打探程若鱼的底细,得知八年前她父母双亡,到紫衣局投奔尚宫程兮。程兮是太监程怀智的妹妹,皇太后郭氏对程若鱼做持剑人大为不满,程怀智赶忙向齐焱解释。齐焱想起上一任持剑人龚荪菁,先帝驾崩以后,龚荪菁誓死不再效忠与他,齐焱深知龚荪菁刚直不阿的个性,看不惯他处处受制于仇子梁,齐焱也不再勉强。仇子梁想让齐焱一心一意听命于他,派仇烟织给齐焱一颗逍遥外物丹,齐焱把药丸放进茶水里,逼齐焱当面喝下去,齐焱很抗拒,仇烟织就搬出仇子梁相要挟。程若鱼在门外看得清清楚楚,她急忙冲进去,谎称去偏殿救火口渴难耐,端起桌上的茶杯一饮而尽,程若鱼当场中毒晕倒在地,仇烟织赶忙回去报信。齐焱一眼就看出程若鱼在演戏,急忙把她喊醒,程若鱼迫不及待向齐焱邀功,反被齐焱教训一顿,程兮随后赶来,也责怪程若鱼鲁莽,齐焱答应只给程若鱼一次机会。程兮一气之下点了程若鱼的穴道,不许她离开紫衣局半步。程兮向齐焱赔礼道歉,提醒他小心提防仇子梁,齐焱也无可奈何,程兮鼓励他放手一搏。齐焱亲眼目睹了朝露之变的血腥,担心程兮也像李旭和郑禄一样叛变,程怀智信誓旦旦保证他和程兮对齐焱绝无二心。程兮给程若鱼吃下一颗药丸,并且放出风去,程若鱼因为服了逍遥外物丹武功尽失,半年之内不能为国效力,仇子梁得知此事,还特意派人查了这种丹药的药效发作时间,确认程若鱼已经服下逍遥外物丹。齐焱穿上龙袍想去上朝,仇烟织匆匆来通知他,仇子梁因为齐焱没有喝逍遥外物丹雷霆震怒,齐焱今天应该去狩猎,做出一副玩物丧志的样子麻痹仇子梁,还建议齐焱用美人计试探一下程若鱼,齐焱满口答应。仇烟织是仇子梁的养女,可她一心就想为爷爷王扬报仇。第2集剧情齐焱故意不上朝带人去郊外狩猎,仇烟织特意来等程若鱼,让她去保护齐焱,仇烟织担心她受伤在身无法保护齐焱,程若鱼信誓旦旦保证,仇烟织根本不信,程若鱼立下赌约,如果她能抓到更多猎物,仇烟织就永远不要出现在齐焱身边,两个人一拍即合。程若鱼向齐焱汇报了她和仇烟织的赌约,齐焱也没反对。比赛开始,程若鱼四处设机关和陷阱捕猎物,齐焱主动来为她加油打气,程若鱼带着猎物来到约定地点,发现仇烟织找将棋营的人帮忙捕猎,比她打得猎物多很多,程若鱼不服气,仇烟织反而笑话她不懂得利用身后庞大的团队力量。齐焱及时赶来为程若鱼解围,要按照狐狸的数量为标准,还手把手帮程若鱼猎狐,程若鱼和齐焱如此近距离接触,激动地面红耳赤。程若鱼猎狐数量比仇烟织的多,仇烟织却把商人抓来的狐狸充数,程若鱼只好认输,她以为仇烟织会要求把她赶出紫衣局,没想到仇烟织竟然让她绣花。程若鱼不会绣花,只好求丫鬟阿妩帮忙,程兮派人调查仇烟织的底细,查出她八年前流落乐坊,仇子梁看上她收为义女,程兮派人继续调查仇烟织以前的情况。齐焱把仇烟织叫来,苦苦逼问她的真实身份,仇烟织发誓要效忠齐焱,振兴大兴。齐焱一早来向太皇太后郭氏请安,太皇太后狠狠教训了一通,谴责他不专心好好管理朝政,齐焱只好悻悻离开。程若鱼把绣品交给仇烟织,仇烟织一眼就认出那是别人替她绣的。齐焱今日不上朝,还要去狩猎,程若鱼大为不满,认定仇烟织从中撺掇,齐焱让程若鱼和他同骑一匹马,答应教她射箭和狩猎的技巧,齐焱趁机大发牢骚,他上不上朝都无所谓,朝政他也做不了主,还不如专心狩猎,程若鱼看到齐焱百发百中,不禁对他刮目相看。程若鱼突然发现有刺客瞄准齐焱,奋不顾身把齐焱按倒,两个人双双坠于马下。程若鱼认定仇烟织派刺客行刺,而且仇烟织今天没有带一兵一卒,显然是故意而为之。齐焱拿出从现场掰下的箭尖,发现上面竟然没有毒,齐焱断定刺客是想嫁祸于仇烟织,他派仇烟织从箭尖查起,没想到铁匠铺的人全部被老鼠药毒死。仇烟织赶忙向齐焱报告,齐焱今天还不想上朝,程若鱼建议去恒安城逛一逛,顺便尝一尝最有名的特色面条。仇子梁看到齐焱又不来上朝,他不顾程怀智的阻拦,就派人把奏折全部拿走。仇烟织建议去她把手艺传给隔壁蔡家,店名也改成蔡氏酒肆。程若鱼一进门就点了三碗面,还让仇烟织去旁边的桌子上吃,程若鱼狼吞虎咽开始吃面,齐焱被她感染,可他吃了一口觉得太酸了,仇烟织迟迟不动筷子,她也嫌味道太酸。齐焱硬着头皮吃下去,程若鱼很开心。几个蒙面黑衣人突然闯进面馆行刺齐焱,程若鱼和仇烟织奋不顾身冲上前,不费吹灰之力就把他们全打跑,齐焱毫发无伤,程若鱼和仇烟织互相怀疑对方,齐焱赶忙制止他们俩。程若鱼回紫衣局向程兮复命,求程兮给她解药,可解药也需要三天时间才能恢复所有功力,程兮怀疑仇烟织派人刺杀齐焱,然后她救驾有功,趁机取得齐焱的新任,苦于没有确凿的证据。仇烟织也派人秘密调查刺客的底细,她觉得程兮不会布局暗杀齐焱,因为程若鱼武功尽失,仇烟织怀疑有人在背后挑拨,想借此事做一件大事。今天是仇子梁59岁寿辰,他派高平去找齐焱,想请紫衣局的姑娘们跳舞助兴,程若鱼强烈反对,还大骂仇子梁是家奴,齐焱赶忙制止她,满口答应仇子梁的要求。仇烟织埋怨程若鱼太冲动,高平会原封不动把程若鱼的话传给仇子梁,她的言行连累程兮和程怀智,仇烟织让程若鱼好好去给仇子梁跳舞,借此消除仇子梁对齐焱的戒心。程若鱼才意识到自己失言了,赶忙去通知程兮,程兮立刻安排人去排练舞蹈,程若鱼想趁机杀了仇子梁,程兮狠狠教训了她一顿,当场没收了紫衣局的腰牌,程若鱼只好悻悻离开。程兮深知仇子梁狡诈多端,否则她当年的刺杀行动就不会失手,她苦苦隐藏程若鱼的身份长达八年之久,没想到她竟然如此冲动,程兮只想激起齐焱的斗志,然后内外夹攻一举拿下仇子梁。程若鱼再次梦到齐焱把她射伤,她吓出一身冷汗。齐焱一早带文武百官来紫衣局看剑器舞,仇子梁姗姗来迟,程若鱼带领姑娘们表演剑器舞,舞蹈结束,阿妩突然拔剑刺向仇子梁,程若鱼赶忙前去制止,仇子梁身边侍卫高平对阿妩拳打脚踢,程若鱼紧紧护住阿妩,高平苦苦逼问幕后指使,阿妩指控齐焱是幕后之人,程若鱼根本不信,可阿妩言之凿凿。仇子梁派仇烟织审理此案,程若鱼主动要求和仇烟织一起审理,仇子梁满口答应,程若鱼因为功力未回复晕倒在地。程兮来找齐焱请命,齐焱坚持要等程若鱼醒来以后再说。程若鱼终于苏醒过来,她直接来牢房找阿妩,看到阿妩被打得皮开肉绽,最多还能活十二个时辰,程若鱼很痛心,仇烟织拿出止痛丸让程若鱼给她服下。阿妩一心只想寻死,求程若鱼杀了她。第3集剧情几个蒙面黑衣人突然闯进蔡氏酒肆行刺齐焱,程若鱼和仇烟织奋不顾身冲锋在前,不费吹灰之力就把他们全打跑,齐焱毫发无伤,程若鱼和仇烟织互相怀疑对方,齐焱赶忙制止他们俩。程若鱼回紫衣局向程兮复命,求程兮给她解药,可解药也需要三天时间才能恢复所有功力,程兮怀疑仇烟织派人刺杀齐焱,然后她救驾有功,趁机取得齐焱的信任,苦于没有确凿的证据。与此同时,仇烟织也派人秘密调查刺客的底细,她觉得程兮不会布局暗杀齐焱,因为程若鱼武功尽失,仇烟织怀疑有人在背后挑拨,想借此事做一件大事。今天是仇子梁59岁寿辰,他派高平去找齐焱,想请紫衣局的姑娘们跳剑器舞助兴,程若鱼强烈反对,还大骂仇子梁是家奴,齐焱赶忙制止她,满口答应仇子梁的要求。仇烟织埋怨程若鱼太冲动,高平会原封不动把程若鱼的话传给仇子梁,此举不但连累程兮和程怀智,还让齐焱处于被动局面,仇烟织让程若鱼好好去给仇子梁跳舞,借此消除仇子梁对齐焱的戒心。程若鱼才意识到自己失言了,赶忙去通知程兮,程兮立刻让姑娘们排练剑器舞,程若鱼想趁机杀了仇子梁,程兮狠狠教训了她一顿,当场没收了她的紫衣局的腰牌,程若鱼只好悻悻离开。程兮和亲信李荣商量对策,她深知仇子梁狡诈多端,否则她当年的刺杀行动就不会失手,她苦苦隐藏程若鱼的身份长达八年之久,没想到程若鱼竟然如此冲动,丽荣也觉得时机不成熟,程兮目前只想激起齐焱的斗志,然后借用朝廷的力量内外夹攻一举拿下仇子梁。程若鱼再次梦到齐焱把她射伤,她吓出一身冷汗。今天是仇子梁的寿辰,齐焱一早带文武百官来紫衣局,仇子梁带着仇烟织姗姗来迟,程若鱼和姑娘们开始表演剑器舞,仇子梁看似心不在焉闭目养神,其实暗中观察着齐焱的一举一动,仇烟织更是如临大敌。舞蹈结束,阿妩突然拔剑刺向仇子梁,程若鱼赶忙上前握住长剑,鲜血瞬间从手指流下来,她不敢松手,高平趁机对阿妩拳打脚踢,程若鱼紧紧护住阿妩,高平苦苦逼问幕后指使,阿妩指控齐焱是幕后之人,程若鱼根本不信,可阿妩言之凿凿。仇子梁派仇烟织审理此案,程若鱼主动要求和仇烟织一起审理,仇子梁满口答应,程若鱼因为失血过多晕倒在地。程兮来找齐焱请假,齐焱坚持要等程若鱼醒来以后再说。程若鱼终于苏醒过来,她直接来牢房找阿妩,看到阿妩被打得皮开肉绽,奄奄一息,她心如刀绞,从仇烟织的手下严修口中得知阿妩最多还能活十二个时辰,程若鱼很痛心,仇烟织拿出止痛丸让程若鱼给她服下。阿妩一心只想寻死,求程若鱼杀了她。齐焱亲自来牢房监督审讯,程若鱼强行给阿妩灌下止痛药,给她讲明利害关系,劝她说明真相,程若鱼清楚地记得阿妩曾经在一个偏殿祭奠过她的父亲,猜到她是想为父亲报仇。仇烟织派人去偏殿取来灵位,才知道阿妩的父亲是郑禄,阿妩为父亲喊冤,程若鱼请求齐焱重审当年的旧案,齐焱下令先把阿妩放了,阿妩突然拔剑自刎而死,齐焱当场结案,宣布阿妩就是杀人凶手,让仇烟织回去向仇子梁复命。程若鱼急忙追上齐焱,求齐焱重审郑禄的旧案,齐焱反而指责她护驾不利,应该及时出手把刺客阿妩杀死,仇烟织闻讯出来,她指出此案的重重疑点。程若鱼返回牢房,看到阿妩冰冷的尸体,伤心地痛不欲生,随后,程若鱼把阿妩带回紫衣局,她想查清楚阿妩背后的人,程兮不许她惹是生非。程兮详细讲述了当年的朝露之变,齐焱是仇子梁的义子,他奉命去查抄郑家,阿妩想趁机逃走,被齐焱一箭射中。朝露之变后,仇子梁就辅佐齐焱做了皇帝。程若鱼不禁大吃一惊,没想到齐焱竟然是这样的暴君。第4集剧情程若鱼来到内库查找阿妩的资料,发现被人篡改了,仇烟织发现程若鱼的资料也被修改过,程若鱼赶忙把这两本资料交给程兮,程兮提醒她处处提防仇烟织,毕竟她是仇子梁身边的人。仇烟织和严修查出先帝曾经挑选了一千人重新组建紫衣局,后来都陆陆续续被遣送出宫,现在紫衣局只有36人,仇烟织暗访到被遣送走的很多人没有回家,她还查到齐焱出去打猎的开支越来越多,足够养一支将棋营,她怀疑齐焱偷偷把那些遣送出去的人养起来,以备将来和将棋营对抗。仇烟织回去向仇子梁复命,她怀疑有人在背后密谋借刀杀人,然后嫁祸于齐焱和紫衣局,仇烟织想借阿妩一案放长线钓大鱼,查出幕后之人。与此同时,程若鱼来找齐焱请命,想重新调查阿妩的案子,齐焱当场大发雷霆,反复讲明此案已经结案,不许她再插手,程若鱼不服气,她和齐焱据理力争,齐焱赌气罢免她持剑人的职位,程若鱼不依不饶,拼死劝说齐焱,齐焱下令把程若鱼贬为庶民,让程怀智即刻遣送她出宫,程若鱼只好负气而去。程若鱼回紫衣局收拾行李,程兮不舍得她离开,可是圣命难违,临走,程兮把一枚玉扳指交给程若鱼,让她去蔡氏酒肆暂住,蔡婶是丽荣的嫂子,程若鱼很开心,她正好可以从宫外继续追查阿妩的案子,幸好齐焱没有收回青光剑,程兮让程若鱼带在身上以备不时之需。程若鱼一出宫就直奔蔡氏酒肆,蔡婶热情欢迎她的到来。仇子梁得知此事,怀疑齐焱另有计划,派仇烟织盯紧程若鱼。程若鱼不敢耽搁,直接来到郑禄的府上排查,看到这里一片荒芜,程若鱼突然发现有蒙面黑衣人躲在里面,就和他大打出手,没几个回合就被对方制服。有两个人跟踪程若鱼来到这里,黑衣人拉起程若鱼赶忙藏起来,那两个人没有找到程若鱼,只好悻悻离开。黑衣人取笑程若鱼剑法不精,早晚会死于非命,程若鱼不服气,打赌下次见面的时候肯定赢他。齐焱睡到很晚还没有起床,太监来催他,无意中看到他的靴子上缠了一条紫色的丝带,趁机摘下一条,程怀智担心齐焱的行踪暴露,赶忙把丝带摘下来,打着哈哈掩饰过去。太监把丝带交给仇烟织,仇烟织一眼认出那是程若鱼青光剑上的,因此断定程若鱼昨晚见到的黑衣人就是齐焱。程若鱼一肚子的疑问,不知道当年谁救了阿妩,又帮她掩饰身份带进皇宫,她迫不及待想再去郑府继续排查。齐焱突然来蔡氏酒肆找她,吵着要喝酒,程若鱼只好硬着头皮忙前忙后伺候他,齐焱喝出里面兑了水,威胁要通知官府把这家店关闭,程若鱼吓得赶忙赔罪,承认她在酒里兑水,答应下不为例,齐焱警告她不许再去调查阿妩的案子,可程若鱼心意已决,齐焱一气之下要废掉她的武功。几个蒙面黑衣人突然从天而降,齐焱拼命反抗,程若鱼赌气离开,可又不能见死不救,她急忙返回来出手相帮,很快把黑衣人全制服,程若鱼苦苦逼问其中一个刺客,想从中问出幕后之人,突然有人从屋顶飞出暗器银针把那个刺客杀人灭口。程若鱼飞身上屋顶去追,结果一无所获,齐焱感谢她护驾有功,暂时不提赶走她的事。仇烟织派人把六个刺客的尸体全部运回来,发现他们都被淬了毒的银针毒死。齐焱把事情的经过从头至尾捋了一遍,认定程若鱼不知道紫衣局的事,不想她再以身犯险,决定把她撵出京城。程若鱼天天去京兆府打听案情进展,都吃了闭门羹,程若鱼只好负气离开,半路被人用暗器银针偷袭,程若鱼很快把对方制服,并带回蔡氏酒肆。仇子梁把鞍王请到府里安顿下来,齐焱看出仇子梁的狼子野心,就是想等他不听话的时候,让鞍王取而代之,程怀智不禁为齐焱捏了一把汗。程若鱼给刺客灌了很多酒,直到刺客醉得不省人事,程若鱼才放他离开。第5集剧情程若鱼跟着醉酒的刺客来到一处大宅子,那是王扬的旧宅,墙上挂着将棋营的牌子,程若鱼断定这是将棋营的老巢,程若鱼看到蒙面黑衣人再次出现在那里,认出他是去郑府的人,黑衣人扒开屋顶的瓦片往下看,程若鱼小声制止他,趁机把他的手臂扎伤,黑衣人不想恋战,趁机慌忙逃走。程若鱼从屋顶缝隙里看到鞍王被囚禁于此,她心里大惑不解,鞍王浑身疼痛,仇子梁派人给他送来汤药,逼他当场喝下去,鞍王疼得大呼小叫,程若鱼想去救鞍王,又担心齐焱把她赶走,程若鱼不想见死不救,最后还是进去救出鞍王。程若鱼搀着鞍王离开,迎面碰上仇烟织,仇烟织带他们俩来到后院的密道,答应只能放走一个人,程若鱼决定留下来,让她放鞍王离开,仇烟织考虑再三,决定放他们俩一起逃走。严修目睹这一幕,一阵见血指出仇烟织心狠手辣,竟然让程若鱼走上一条不归路。严修没有查出银针上的毒出自何处,只是查出银针是郑禄生前专门打造为先帝针灸的,仇烟织认为有人故意栽赃给郑家。程若鱼把鞍王安顿好,请程兮为他诊治,特意隐瞒了仇烟织从密道放他们走的环节,程兮得知鞍王被囚禁在王扬旧宅,吓得目瞪口呆,好在程若鱼忘记了以前的事。程兮把事情经过捋了一遍,觉得程若鱼救人太容易了,怀疑这是陷阱,决定马上把鞍王转移。程兮考虑再三,决定把鞍王送到隐居山中的珖王齐宸那里,程若鱼一眼就认出齐宸是当年从死人堆里救出她的恩公,齐宸是先帝的弟弟,也就是齐焱的叔父,他很愿意收留鞍王。仇子梁接到密保,得知程兮把鞍王送到齐宸那里,没等他做出反应,齐宸就派人给他送信,请求收留鞍王。仇子梁曾经下过死命令,这辈子不动藩王,朋党和珖王齐宸,没想到齐宸竟然要收留鞍王,仇子梁把仇烟织叫来,仇烟织解释她放走程若鱼和鞍王是想让他们去找齐焱求助,如果齐焱收留鞍王,就说明齐焱对仇子梁有二心,可没想到程兮去找了齐宸。原来,先帝计划朝露之变的时候立下遗诏,要传位给齐宸,仇子梁逼先帝修改遗诏立齐焱,之前的遗诏就此遗失,仇子梁担心藩王和朋党找到当年的遗诏拥立齐宸,所以成立了将棋营,他还把齐宸紧紧握在手心里,而且留着齐宸也能牵制齐焱,仇烟织得知其中原委,连连向仇子梁认错。齐焱来齐宸的住处看望鞍王,迎面碰上程若鱼和程兮,程若鱼很意外,鞍王依旧昏迷不醒,齐焱担心仇子梁不会善罢甘休,就像当年仇子梁给齐宸下毒一样,程若鱼才意识到自己又犯错了,连连向齐焱赔罪,齐焱根本不买账,狠狠教训她一顿。齐宸一眼就看出齐焱想让程若鱼从此事中脱身,只是程若鱼不明白他的一片苦心。齐宸发现齐焱手臂受伤,赶忙帮他包扎,猜到他是去救鞍王的时候被程若鱼刺伤,齐焱只好承认,齐宸劝齐焱重用程若鱼,齐焱认为她有勇无谋会坏事,齐宸却觉得程若鱼有侠义之心,关键时刻能替齐焱挡刀。仇烟织接到密报,得知当年紫衣局出来的三个姑娘都在蔡氏酒肆出现过,其中一个叫玉娘的姑娘被地痞割喉,可地痞不久也失足落水而死,仇烟织还查到紫衣局出来的姑娘进了玉真坊。仇烟织派人去蔡氏酒肆抓走了蔡婶,程若鱼决定去找程兮求助,因为没有令牌侍卫不让她进宫,程若鱼就跳墙而入,正好被齐焱看到,齐焱偷偷跟踪她来到紫衣局。丽荣得知嫂子被抓,赶忙来向程兮汇报,程兮痛定思痛,决定让蔡婶以死明志,以保住他们八年来苦苦磨练的九百个精锐之师。程若鱼来到门外,隐约听到程兮和丽荣的谈话,她刚想冲进去,被蒙面的齐焱拦住,两个人大打出手,程兮闻讯出来,齐焱趁机溜走。程若鱼没有看到蒙面的齐焱,只是觉得他就是出现在郑府和王扬旧宅的人。有人连夜闯进牢房,给蔡婶喂下毒药,结果被仇烟织的密探发现,仇烟织得知此事,猜到这是程兮派人所为,仇烟织分析还有第三个人,他先利用阿妩引出紫衣局,然后再在蔡氏酒肆行刺齐焱,此人就想看到紫衣局和将棋营对立,好坐收鱼翁之利,仇烟织决定引出这个幕后之人。第6集剧情仇烟织故意向程若鱼透露了玉真坊的人杀了蔡婶灭口,还交给她一本玉真坊的资料,让她自己去查。齐焱听到程兮和丽荣的谈话,赶忙回去翻找证据,猜到程兮偷偷培养了一批人,怀疑她有二心。程兮来到训练场,建议齐焱用死囚做靶子,齐焱赌气要用紫衣局36个姑娘做陪练,程兮吓得连连认错,齐焱不依不饶,下令从明天开始让紫衣局的人陪练。程兮认定昨晚跟踪程若鱼的是齐焱,她立刻派丽荣把训练好的三百人从玉真坊撤走,以免被齐焱抓到。太监拿来狩猎账本交给齐焱,齐焱没想到他每次狩猎竟然花费这么多钱,其中有一笔很大的酒钱开支,程怀智吓得跪倒认错,承认这是他做的假账。当天夜里,程怀智发现齐焱没在皇宫,赶忙来向程兮汇报,紧接着程兮就接到密报,得知有两个人要闯玉真坊,程兮大叫不好,她断定是齐焱,玉真坊的人还没有全部撤完,而且玉真坊还有一条死命令,对擅闯着格杀勿论。程若鱼按照地址找到玉真坊,齐焱紧随其后跟进来,程若鱼发现里面空无一人,急忙大声吆喝,还是没有人回应,程若鱼气得破口大骂,扬言要和杀人凶手死磕到底。齐焱赶忙现身,程若鱼对他穷追不舍,认出他就是去王扬旧宅救人的人,不容分说对他大打出手,两个人打得难分难解,不知不觉来到中间罗盘上。罗盘缓缓启动,启动了八卦阵,四周的灯笼也开始转动,从里面飞出无数支剑,黑衣人一边躲闪,一边保护程若鱼,他不幸被利剑射中小腿。仇烟织得知程若鱼已经进入玉真坊,立刻带人前来抓人,玉真坊里突然钟声响起,罗盘骤然停止。仇烟织带人随后赶到,罗盘突然坠落,把程若鱼和黑衣人双双掉进陷阱,程若鱼感觉头疼欲裂,齐焱赶忙揭开面纱亮出真面目,程若鱼顿时惊呆了,齐焱给程若鱼喂下止痛药,他们俩开始找密道出口。仇烟织带人四处搜查无果,结果不小心启动了机关,无数支利剑把将棋营的侍卫们纷纷射死,仇烟织很快找到生门。齐焱想用青光剑撬开石墙,结果把剑尖掰断,程若鱼心疼不已,齐焱答应再送她一百把剑,然后继续寻找阵眼。将棋营的侍卫们很快发现罗盘下面的密道,他们向里面放暗器,程若鱼不顾一切替齐焱挡刀,她被扎伤后背,齐焱很感动。罗盘被撬开,齐焱抱起程若鱼躲开,眼前是一条密道,他们俩顺着密道逃出去,程若鱼借口吃了止痛药困得睁不开眼睛,齐焱看四周没危险,就让她先休息一会。严修跳下密室抓人,结果一无所获,仇烟织下令掘地三尺也要找到藏在这里的人。齐焱向程若鱼详细了解了她是如何得知玉真坊的,程若鱼如实回答,迫不及待想知道齐焱为何不让追查阿妩的案子,齐焱承认他当年放走了阿妩,没想到阿妩被人利用进宫行刺,程若鱼没等他说完就晕了过去,齐焱抱起她就走,仇烟织远远看到这一幕。仇烟织和将棋营的侍卫们空手而归,仇子梁气得大发雷霆,对他们破口大骂。程怀智看到齐焱和程若鱼都受重伤,心疼地大哭不止,齐焱简单包扎了自己腿上的伤口,就来看望程若鱼的伤势,程若鱼一直昏迷不醒,他不便找太医来诊治,只好亲自动手为程若鱼清理包扎,派程怀智到门口放风。程若鱼终于醒过来,看到齐焱帮她处理伤口,吓得差点叫出声,齐焱赶忙堵住她的嘴。程兮眼看玉真坊已经暴露,所幸警钟及时敲响,姑娘们全都安全撤出来,只是留下太多证据,程兮决定主动找齐焱交代,还带去紫衣局所有人的名单。仇烟织从玉真坊捡回来一枚头花,派严修从上面的珍珠查起。程兮向齐焱说明真相,她遵照先帝的遗愿重建紫衣局,可是在宫里目标太大,她就悄悄把姑娘们转移到玉真坊,在那里训练了三百个死士,将来铲除仇子梁为先帝报仇,没想到程若鱼中了仇烟织的离间计。齐焱埋怨程兮不该隐瞒他,当他得知姑娘们都已经安全转移到祁山,才放下心来。原来,这一切都是齐宸安排的,他早就料到玉真坊会暴露,派人去敲钟提醒姑娘们撤离,还安排她们撤到祁山,齐宸觉得齐焱现在还是人单力薄,不足以和仇子梁对抗。第7集剧情齐焱责怪程兮不该擅自挪用他狩猎的资金,去训练玉真坊的三百名死士,苦苦逼问她的真实目的,程兮吓得跪地认错,齐焱当即决定等程若鱼伤愈之后,让她全面接管玉真坊和紫衣局,成为真正的持剑人,程若鱼躺在床上听得清清楚楚,她想为程兮申辩可动弹不得。程若鱼挣扎着想起来,齐焱赶忙过去嘘寒问暖,程若鱼因为体力不支晕了过去,程兮帮程若鱼把脉,对她的伤势也无能为力,程兮建议让齐宸为程若鱼治伤。齐焱派人把程若鱼送到齐宸的草庐,齐宸精心帮程若鱼疗伤针灸,齐焱时刻关注着程若鱼的伤情,恳求齐宸竭尽全力救她。齐焱无意中看到一株很特别的花,齐宸介绍那是佛见笑,因为遭受雷击还依然坚挺活下来,佛祖看到它都会笑,因此得名,齐焱觉得佛见笑和程若鱼很像。仇烟织苦思冥想很久,终于得出结论,紫衣局和将棋营挑起战事,最大利益获得者就是齐宸,如果他手里有先帝的遗诏,就可以顺利登基做皇上,仇烟织坚信遗诏不在齐宸和仇子梁手中,她派人紧盯着齐宸的一举一动,得知齐宸每天除了养花种草没有任何异常行为,齐宸身边只有袁都一个人帮忙采买,仇烟织还是不放心,派严修亲自去草庐查看。齐宸和齐焱促膝谈心,详细分析了当前的局势,齐宸觉得齐焱人单力薄,无法对抗仇子梁,他决定出山协助齐焱,齐焱自然求之不得,齐宸劝他先不要召集,等找到合适的机会再说。严修大摇大摆来到草庐,他四处张望,没想到将棋营的右马已经明目张胆监视着齐宸很多年。齐焱一早整装待发准备去上朝,不由地想起程兮和齐宸的话,他半信半疑,只有对程若鱼深信不疑,齐焱派人去修复那把断了尖的青光剑。随后,齐焱去向太皇太后请安,建议齐宸回来帮太皇太后操办七十岁寿宴,太皇太后不喜欢齐宸,提醒齐焱不要引狼入室,可齐焱现在急需帮手,也想趁机让天下万民看看谁最适合做皇帝,太皇太后就是无法接受,又架不住齐焱的苦苦哀求,她只好做出让步。太皇太后经历了五朝皇帝,她最看不透齐焱,觉得他有一双鹰一样的眼睛,太皇太后坚信仇子梁斗不过齐焱,迟早会被他彻底打垮。齐焱当着文武百官的面宣布要为太皇太后庆祝生日,不想大操大办,想赠衣施饭,与民同庆,大家面面相觑,齐焱向仇子梁征求意见,让他推荐一个合适的人选来操办,仇子梁让齐焱自行决定,齐焱建议齐宸操办此事。仇子梁大惑不解,猜不透齐焱的用意,就找右马打听齐焱和齐宸见面谈话的内容,没有发现任何异常,仇子梁还是不敢掉以轻心。右马奉命监视齐宸多年,没有向仇子梁汇报过任何有价值的线索,他觉得仇子梁开始怀疑他,就来向齐宸辞行,齐宸送给他一盆佛见笑。仇烟织投其所好送给见多识广的左相一本“柳毅传”,向他打听佛见笑的情况,得知佛见笑时间长了会让人致幻,仇烟织分析齐宸不会如此正大光明送右马佛见笑。经过齐宸精心治疗和照顾,程若鱼的伤势渐渐好转,只是她的头疼病需要长时间调养。程若鱼迷迷糊糊中记得齐焱训斥程兮,她想替程兮打抱不平。齐焱随后赶来,程若鱼才知道齐焱送她来草庐,齐焱听说齐宸当年救了程若鱼,也没有多问。齐焱让程若鱼接管紫衣局和玉真坊,程若鱼为程兮辩解,齐焱不买账,程若鱼赌气让他另请高明,齐焱不但不生气,反而很欣慰,终于遇到愿意和他说真话的人,程若鱼求情重审阿妩一案,让程兮将功折罪,齐焱考虑再三才勉强答应。程若鱼苦苦逼问齐焱当年为何要放走阿妩,现在又任由她寻死,还不许彻查此案,齐焱只好承认他使用了特制的箭,避过阿妩的要害位置,所以他才会阻止对阿妩验伤,就是担心此事泄露,齐焱提醒程若鱼查案的时候注意安全,程若鱼心里热乎乎的。程若鱼突然看到夜空中有很多萤火虫,她跑过去追逐,开心地像个孩子,齐焱被她的可爱感染,痴痴地望着她,希望有一天程若鱼对他知无不言。程若鱼重回紫衣局走马上任,程兮把玉真坊三百名死士的名单交给她,主动承认她派人杀了蔡婶,程若鱼明白她的苦衷,程兮反复叮嘱程若鱼作为持剑人要用命保护齐焱。第8集剧情程若鱼重回紫衣局,心里多了些许沉重,她发誓要查明真相,为阿妩讨个说法。程若鱼迎面碰上仇烟织。仇烟织祝贺她官复原职,程若鱼却不领情,反而谴责仇烟织设计让她把玉真坊和程兮推到风口浪尖,仇烟织口口声声称她不喜欢程兮,这一切都是为了成全程若鱼,程若鱼根本不买账,揭穿她都是为了让齐焱继续受制于仇子梁。仇烟织提出要和程若鱼联手对付第三方,程若鱼断然拒绝,仇烟织也不生气,坚信程若鱼早晚会想通,欢迎程若鱼随时去找她。齐焱拿出当年救阿妩沾染的血手帕,不由地想起郑禄曾经教过他,只要箭射出去速度足够快,射中心脏后上方肋骨和脊柱之间的缝隙,人就可以救活,齐焱为此练了多年,他在朝露之变的时候用这种方法救了三个人,不知道另外两个人的生死。程若鱼来保护齐焱,齐焱让她回去休息,程若鱼怀疑齐焱又想假扮黑衣人偷偷出宫,向齐焱详细汇报了仇烟织来找她联手的事,程若鱼后悔拒绝仇烟织,想将计就计查出她的真实目的,可现在为时已晚,程若鱼出主意让齐焱也筹建一个将棋营和仇子梁对抗,齐焱被她逗得忍俊不禁,不想听她继续啰嗦,强行要撵走她,结果不小心脚下一滑摔倒在地,齐焱把程若鱼也一起拽倒,两个人的嘴唇吻在一处。程怀智进门看到这一幕,吓得叫出声,程若鱼羞得满脸通红,急忙从齐焱身上爬起来跑走了。仇烟织带严修连夜来拜见齐宸,开门见山追问他为何送右马一株佛见笑,齐宸明确讲明那是送给她的礼物,希望她好好利用,仇烟织觉得齐宸想利用她除掉右马,齐宸对她反唇相讥。右马把那株佛见笑拿来给仇子梁过目,仇子梁当场摔得粉碎,右马捧起那株花,连连解释他没有背叛仇子梁,然后自刎身亡。仇烟织坚信右马是忠诚的,这分明是齐宸故意戏弄仇子梁,仇烟织请命去教训一下齐宸。仇烟织带将棋营的人闯进草庐,把那里的花花草草全部毁掉,齐宸任由他们随便糟蹋,草庐瞬间变得一片狼藉。程若鱼来训练场练习射箭,齐焱手把手教她,程若鱼百发百中,她对齐焱充满感激。齐宸来找齐焱商量筹备寿诞事宜,还列了一份齐氏儿孙的名单,齐焱就把庐从节度使的死讯告诉齐宸,他们俩都希望嫁到庐从的宁和郡主回来,可仇子梁和她有仇,不会同意让她回来。程若鱼听说宁和郡主出嫁时带走了很多琴谱,求齐焱写信给宁和郡主,让她把琴谱带回来,齐焱哭笑不得,提醒程怀智教训一下程若鱼,程若鱼才被迫闭嘴。严修来藏书阁找左相求教,左相不问青红皂白就把他赶走,严修愤愤不平。将棋营左马突然回来,主动要求帮严修查银针上的毒,让严修找不同年龄段的五男五女来试毒。原来,左马竞选掌旗人失败后出去散心,当他得知右马自尽后返回来,让严修给仇烟织传话,让她趁早让出掌旗人的位置。程若鱼专心致志翻看将棋营的资料,齐焱把程怀智支走,程若鱼轻敲桌子提醒程怀智续茶,没想到齐焱帮她倒茶,还给她讲了将棋营严苛的淘汰制度,程若鱼受宠若惊,赶忙给齐焱端茶倒水,拼命哄他开心。左马很快查到银针的毒用的是鮜?,也就是河豚,而且先帝也是服用这种毒自杀,他迫不及待来向仇烟织汇报,没想到仇烟织全都知道,左马只好悻悻离开。程兮得知齐宸进入皇宫,赶忙来向他请罪,程兮不但丢了玉真坊,还失了齐焱的新任,齐宸没有责怪她,坚信先帝也不会怪她。齐宸心里耿耿于怀的是出现的第三个人,他让袁都把调查结果告诉程兮,那个人就是寒凉殿老宫女红姑,她曾经是宁和郡主的师弟,宁和郡主远嫁后,红姑就沦落成宫女,齐宸怀疑红姑故意挑起齐焱和仇子梁的斗争,想借齐焱之手除掉仇子梁,让宁和郡主顺利回来。齐宸派程兮查明真相,程兮怀疑宁和郡主就是第三人,齐宸坚决不信。程若鱼突然发现一个蒙面黑衣人来到齐焱的寝宫,立刻跟过来,那个人是齐焱的亲信韩定,齐焱介绍他们俩互相认识。韩定查到第三个人也是红姑,红姑的大姐是阿妩乳母,阿妩死后三天,红姑就失足掉进水里淹死了。韩定查到红姑接到过宁和郡主的来信,可是内容不详,韩定亲自去庐从,得知宁和郡主不知去向,齐焱派他继续寻找。程若鱼主动请缨去寻找宁和郡主,为阿妩讨回公道,齐焱不许她去冒险,程若鱼说起外面传言齐焱是杀人不眨眼的暴君,她觉得那都是谣言。第9集剧情齐焱手捧沾染二哥文帝鲜血的手帕,不由地想起一段往事,齐焱微服出宫去百戏楼看皮影戏,文帝悄悄来找他,兄弟俩约好共同铲除仇子梁。朝露之变后,世人都以为齐焱害死了文帝,只有齐焱自己心里清楚,他卧薪尝胆独自舔舐伤口的血,就是为了早日完成兄弟俩的夙愿。镇吴藩臣孙烈一早向齐焱提交奏折,镇吴郡主刘弥沙从庐从叛党手中救出宁和郡主,亲自护送宁和郡主回都城恒安,还有半个月就到达,仇子梁很意外,没等齐焱做出反应,他一连向孙烈发问,想知道是不是宁和郡主主动要求回来,仇子梁逼齐焱当场下旨让文武群臣一起到城外迎接宁和郡主,齐焱只好照办。程若鱼看出仇子梁别有用心,赶忙回去查甲历,想知道宁和郡主和仇子梁到底有什么过节,可是上面没有记载。齐焱清楚地记得仇子梁推荐宁和郡主远嫁庐从,出嫁前,宁和郡主来找仇子梁兴师问罪,仇子梁当着文帝的面对宁和郡主恶语相向,还让她死了再回来,宁和郡主发誓和仇子梁不共戴天。程若鱼得知其中原委,担心仇子梁会对宁和郡主下毒手,因此断定宁和郡主就是第三人,齐焱却觉得宁和郡主此时回来是不明智的,认为她也不是第三人,而是和阿妩一样的棋子。仇子梁找仇烟织和严修商量,想当众把宁和郡主杀了,震慑一下其他人,仇子梁觉得眼前最大的麻烦就是齐焱,齐焱的心机和智谋不可小觑,仇子梁曾经教过齐焱武功,齐焱凭借过人的聪慧三个月就学完三年的武功,仇子梁就教他狩猎。鞍王主动来见仇子梁,随身还带着一只蛐蛐取乐,仇子梁看他颓废的样子心中暗喜。齐焱带程若鱼去郊外狩猎,灵机一动想让玉真坊的三百个死士跟着宁和郡主一起进城,派程若鱼负责此事,程若鱼高兴地欢呼雀跃,突然脚下一滑踩在朽木上,直接扑倒在齐焱的怀里。侍卫捡回猎物向齐焱复命,正好看到这一幕,齐焱嫌他没有眼力见,飞出一支箭刺中他的头盔,侍卫吓得赶忙躲开。程若鱼羞得满脸通红,赶忙爬起来跑走。程若鱼和齐焱的绯闻很快就传遍了皇宫,程若鱼一回宫就碰上程怀智,程怀智激动万分,连连向她表示祝贺,程若鱼大惑不解,程怀智认定齐焱看上她了,尽管程若鱼百般辩解,可程怀智根本不信。程若鱼发现宫女们私下里议论她和齐焱的事,她很懊恼。高平是仇子梁安插在齐焱身边的眼线,他时刻监督着齐焱的一举一动,齐焱故意写了好几张纸条,把其中一张假消息交给程若鱼,让她飞鸽传书给宁和郡主,其他的纸条扔进火盆烧掉。程若鱼趁天黑去放鸽子,被严修当场发现,程若鱼把竹筒里的纸条当场毁掉。仇烟织苦苦逼问程若鱼,她拒不招认,仇烟织就拿程兮和紫衣局的人的性命相威胁,程若鱼誓死不屈。其实,这是程若鱼和齐焱事先商定好的,程若鱼一直不招供,仇烟织才不会怀疑这是假消息。高平从火盆里抢回被烧毁的纸条,仇烟织根据只言片语推断齐焱不让宁和郡主回恒安,让她改去洛阳。仇烟织提醒程若鱼不要掺和宁和郡主的事,仇子梁已经做了周密部署,要在宁和郡主进城的时候杀死她,让全城百姓见证这一刻。仇烟织还让程若鱼提醒齐焱不要和仇子梁对抗,否则绝无好下场。有人来报告齐焱睡醒了,仇烟织不想节外生枝,赶忙把程若鱼放回去。仇烟织下令在通往洛阳的大小路口设埋伏,决不能让宁和郡主去洛阳。齐焱醒来之后再也无法入眠,就让程若鱼上床侍寝,程怀智赶忙让太监记下这事,想为程若鱼争个名分。仇子梁派高平给齐焱送来安神的补药,高平亲眼看到齐焱脱衣服搂住程若鱼,他吓得赶忙躲走。齐焱故意在高平面前演戏,就是想让他传话给仇子梁,借此麻痹仇子梁。齐焱派程若鱼连夜出宫去祁山,召集三百死士跟着宁和郡主进京,齐焱故意大发雷霆,把程若鱼当场赶走,借口她为阿妩求情。程怀智连夜去找丽荣,让她找一个酷似程若鱼的人来齐焱的寝宫。左马偷偷来到仇烟织的画室找证据,不小心触动机关,他被暗器刺伤手臂,只好先离开,仇烟织闻讯赶来,猜到这是左马所为。第10集剧情左马被仇烟织的暗器伤了手臂,他简单包扎一下,就去向仇子梁报信。程若鱼来到郊外树林,看到齐焱的宝马如风在树上拴着,程若鱼刚想骑马去祁山,突然看到左马被将棋营的人追杀,她想救左马出树林,左马不想连累她,拼命拍马让程若鱼离开。程若鱼发现行李袋里多了一本账册,还以为是齐焱留下的,其实那是左马藏在里面的。严修带人随后赶到,当场把左马抓住,把他带回来见仇烟织,左马承认去徐州,商州和越州调查仇烟织的底细,结果发现仇烟织的身份和户籍都是假的,他还查到仇烟织去乐坊之前受了很重的伤,导致心脉受了损伤不能练功,仇烟织诬陷左马误伤她,仇子梁因此惩罚左马刷了三年马桶,左马对此事耿耿于怀,他已经把查到的所有证据全部交给程若鱼,仇烟织大为恼火。程若鱼快马加鞭来到祁山的紫云阁,看到坊主和夏紫苑指挥着一群姑娘们在争夺房顶上挂着的玉令牌,她们互不相让,展开殊死绝杀,有一个姑娘一路过关斩将顺利拿到玉令牌。程若鱼看不惯这样残忍的做法,她冲进来亮出身份。夏紫苑对失败的姑娘进行惩罚,程若鱼拼命制止,要用手里的青光剑和夏紫苑比试,结果以惨败而告终。夏紫苑警告程若鱼不要自不量力,玉真坊每天都在进行这样的比赛,拿到令牌最多的人才能胜任坊主。齐焱梦到程若鱼被人追杀,他吓出一身冷汗,连夜来找齐宸求助,齐宸得知程若鱼只身去祁山,派袁都去保护程若鱼。第二天一早,程若鱼再次来到紫云阁,要参加争夺玉令牌的比赛,没出几招就败下阵来,程若鱼不服气,就每天准时去挑战,她屡败屡战,袁都全看在眼里。仇烟织派严修打探到程若鱼不在皇宫,确认左马没有说谎,仇烟织让严修继续追查程若鱼的去向,她亲自进宫去找程若鱼,得知她被齐焱关禁闭,仇烟织要闯进去找人,被程怀智拦住,仇烟织只好悻悻离开。程若鱼再次败下阵来,袁都在门口拦住她,把齐宸写的三个锦囊交给程若鱼,提醒她不要把眼光只放在赢得玉令牌上。程若鱼看到锦囊的袋子上写着鲤鱼跳龙门,卧冰求鲤和两小儿辩日,第一个锦囊里详细画出了玉真坊姑娘们摆的阵图,还一一写明了破阵之法,程若鱼按照提示进行严苛训练,终于掌握了其中精髓。仇烟织派将棋营新训练的卒子去祁山抓程若鱼和三百个死士,程若鱼再次上紫云阁挑战,她不负众望取得玉令牌,现任坊主因喉疾致哑不能开口说话。袁都催程若鱼明天就回宫,因为仇烟织已经派卒子向祁山进发。程若鱼打开第二个锦囊,里面是治疗喉疾的药方,程若鱼把药方交给坊主,她正式把坊主令牌交给程若鱼。程若鱼打开第三个锦囊,里面空空如也,程若鱼反复琢磨口袋上“两小儿辩日”的含义,一直都猜不出来。袁都发现将棋营的卒子已经到半山腰,立刻敲响了警钟,程若鱼骑马带着夏紫苑引开卒子们,掩护姑娘们撤离。半路上,程若鱼看到仇烟织乘坐马车迎面而来,就让受伤的夏紫苑先走,她留下来拖住仇烟织。仇烟织逼程若鱼交出左马留下的账册,程若鱼一问三不知,仇烟织让严修派人去追夏紫苑,卒子回来向仇烟织复命,紫云阁空无一人,仇烟织要把程若鱼带回去交给仇子梁。齐焱突然赶来为程若鱼解围,两个人同骑一匹马离开,程若鱼感谢齐焱的救命之恩,连连夸他人真好,齐焱心里美滋滋的。夏紫苑回来向齐焱复命,齐焱看了她一眼就下令回宫,程若鱼帮夏紫苑包扎伤口,夏紫苑不停地埋怨程若鱼不该拉着她冒险,程若鱼猜测第三个锦囊就是找一个不服她的人回来,齐焱让夏紫苑负责报信。?展开全部

我要评分

给【与君歌】打分
  • 很差
  • 较差
  • 还行
  • 推荐
  • 力荐

猜你喜欢

相关推荐

天天影视通过链接的方式提供相关内容。原中国社工考试网官网已变更,请知晓!本站所有内容均为第三方内容提供方提供,网站自身不存储、控制编辑或修改被链接的第三方网页上的信息内容或其表现形式,对提供链接的内容不拥有任何权利。

若本站收录内容侵犯了您的权益,请附说明联系邮箱,本站将第一时间处理。

? ?2022? 好看电影网 420.1122650.com?? E-Mail:[email protected]??陕ICP备19012276号-3

观看记录
    欧利彩票app下载 88赌城娱乐开户 大三巴游戏官网 伯爵捕鱼游戏 澳门24小时娱乐城游戏路检测中心
    下载四川棋牌 u赢电竞手机版官网 777娱乐老虎机 澳门海立方星际ig视讯 pg娱乐微信客服
    沙龙国际官方客户端 拉菲娱乐官网代理 巴黎人现金开户 八度棋牌安卓版 尊龙棋牌游戏大厅
    信游彩票 ttsb61的登录网址是多少 申博138体育 皇冠现金官网 菲律宾申博游戏怎么登入